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手里有枪
手里有枪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爱妻的兼职AV演出        老婆的闺蜜        我后插入她丰腴的肉体       微信聊来半熟女        老婆穿着别人的内裤
人财皆得        女儿上山        我与表姐的不伦故事        不可思议的开放婚姻        甘净姐姐        


  夜深了,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蓝色的窗帘上,把怡和花园1105室的卧室显得格外耀眼。突然,蓝色的大幅窗帘被人从里面一把粗暴的拉开,随后一个雪白的少妇被推到落地窗壁上。如果从比11楼更高的对面楼层向这边看来,一室淫邪而又香豔的风景跃然而入眼帘只见那个雪白的躯体身无寸缕,身上仅有的两件装饰就是脖子上的白金钻石项链和脚上金色的高跟鞋,少妇被推到落地窗上后猛的扭过身上,微微弯着腰,双手前伸,彷彿在向别人哀求着什幺,胸前一双圆滚崛起的乳房彷彿不受地球引力般傲立着,嫩红矗立的嫣红乳头格外诱人。

  这时,一个男人拖着另一个体形小一点的女孩走了过来,一样的雪白,一样的嫣红。男人没有理会那个女人的动作,他粗暴的将穿高跟鞋的女人按在落地窗上,背向自己,然后将粗大古铜色的阴茎插了进去,少妇彷彿猛的受不了这刺激,她手扶着窗壁,头猛的向后一仰,雪白彷彿天鹅一般的脖子和幽雅后翘着屁股刻画成一个完善的曲线。

  男人并没有满足,他右手一把抓着女人散乱的头髮,左手一把将边上那个体形小一点的女孩拉过来,一样的并排按在落地窗上,一样的翘着屁股,这个女孩彷彿木头人一样随着男人摆弄着,男人将左手伸进女孩的下身,一边扣弄着,一边耸动着自己的下身。

  顿时,少妇像被打开了机关一样头不停的动摇着,发出一阵阵的娇喘,精巧的小嘴微微张开着产生一阵阵类似哀求的声音,雪白的双峰随着身材的动摇悲哀的转着圆圈。边上的女孩儿则像刚醒来一样曲起了双腿,一只手按着落地窗壁,一只手向后推着在自己体内不停动作的手臂,头不停的摇着……男人笑着,左手用劲将女孩掰回原位,可能是用劲过大,女孩擡头悲鸣一了声,认命一样一边哭着一边摆出和边上少妇一样的姿势。

  男人笑得更淫蕩了,他一边鬆开抓着少妇头髮的手,抓住少妇的乳房,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嫣红的乳头,挑逗着,揉捏着,一边卖力的摆动着胯部和腰肢,将阴茎插的更深,更歪,更猛,「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男人一边观赏着苏杭夜景,一边享受着身边的女人,不觉又硬了几分。

  徐音音今天很高兴,今天是她14岁的诞辰,恰逢收到本市最好的高级中学的录取通知书,爸爸妈妈约了她未来的班主任和几门主课老师办诞辰宴会带谢师宴。

  快点啦,爸爸妈妈。还不到下午5 点,徐音就连声催促着父母:「打扮得俏丽点」,「好的好的」母亲刘璐宠爱的抚摸着她的头说道。

  徐音音的母亲刘璐今年34岁,平日保养得体的她皮肤细腻,岁月没有在精巧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为了庆祝女儿的诞辰,也为了给新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才初春时节她就穿上了一身乳白色的洋装套裙,36D 的傲人胸围将洋装的上围烘托的格外饱满,浅V 的开领微微露出此许「事业线」,一条钻石项链挂在如天鹅般白净苗条的脖子上,格外迷人。再配上一双黑色的丝袜,一双金色的高跟鞋,刘璐小女生般在穿衣镜前转了一个圈,「嗯,很满意」刘璐自我陶醉了一下,然后拿起手包,高高兴兴的和女儿下楼了。刘璐的老公徐世行是一家国企的中层,事业小有成绩,就是公务繁忙,时常顾不了家,今天能抽出空来陪女儿吃饭,一家子都很高兴,这会急性子的他已经早早的发动了汽车在小区的楼下等着呢。

  「女人就是真慢」看到老婆和女儿坐上车,徐世行嘟囔了一句,「好了好了,这不来了幺」刘璐一边说着一边钻进副驾驶位,低下头的她前领大开,一对小白兔浮现在徐世行的眼前,老徐不自觉的心中一热,下身一硬,「这段时间忙,有快1 个月没做爱了吧,今天晚上得好好喂喂她」徐世行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暗自想到。

  到了酒店,一家三口在停车场放了车,说说笑笑的进了酒店,兴高采烈的他们没有创造,一双猥亵的眼力自刘璐下车就火辣辣的盯在她的屁股上,目送着她一路走进包间。

  诞辰宴很成功,宾主双方都很开心,53度的五粮液都喝掉了两瓶,出于礼貌,刘璐也浅尝了2 两,酒劲有点上头的她一脸红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由于高兴不过笑成月牙一样,显得更加迷人。「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徐世行无奈的接起手机说了声抱歉走出包间在走廊上接电话,打完电话的他无奈的叹了口吻,摇了摇头回到包间,开门的瞬间,他好像感到有眼力在看着自己,下意识的一回头,确什幺也没看到,「这是间私人会所,挺安静的,可今天怎幺怪怪的?」徐世行没有多想,又进了包房。他没看到的是,这时,走廊的拐弯昏暗处,一个陌生男人仍在那里默默的呆着。

  「不好意思,单位有事儿,我得去处理一下」进了包房,徐世行歉意的对大家说道。「我送你出去吧」刘璐无奈的说:「徐音,你陪着老师说说话」。

  发动汽车徐世行伸出头亲吻了妻子一下说道:「今晚我可能不会回家了,要连夜到上海去,你们早点回家,我总感到今天有点心慌」。「喝酒了不能开车,你不听,」刘璐抱怨着丈夫:「路上必定要警惕啊」。徐世行不自觉的伸出手在妻子胸上摸了一把:「真挺啊,真想吃一口,没事儿,我开车到单位坐火车走」,「讨厌!」刘璐说:「人家看到了」。

  送走了丈夫,刘璐返身回到酒店,在自己包房门前,她楞了一下,没有开门,而是走向了卫生间。这一个瞬间拉开了今晚刘璐和女儿悲哀的序幕。

  刘璐一路走向走廊的尽头,由于是私人会所,每个房间都配有服务员,走廊上每隔一段都有一个服务员,刘璐优雅的踩着高跟鞋「嗒嗒」的走着,「小姐,请留步」突然,后面传来一个男声,刘璐一回头,创造是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人正看着他,微微的笑着,「这个男人长得挺好看」这是刘璐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她就看见男人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枪对着自己,对,黑色的枪。刘璐吓着脸都白了,正在惊叫,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向情人一样按在她的嘴上,「嘘,不要叫,会走火的」由于他们在走廊的尽头,而男人背对着走廊上的服务员,其它人并没有创造这里的异常。

  男人保持着脸上的笑意,搂着刘璐的肩膀走向卫生间。刘璐吓得像只小白兔一样在男人的怀里瑟瑟的发抖。男人推开女卫的门,走进最里面的包间,一把将刘璐推了进去。惊醒过来的刘璐看着男人强自镇定的小声说:「先生,你要多少钱,不要伤害我」。男人没吭声,只是用枪挨着刘璐的头向下划动着,枪口每碰一下刘璐的身材都可以看到少妇在发抖。「我是杀人犯」男人凑近刘璐的耳朵小声说了句话,然后猛的吻在刘璐的嘴上。刘璐被这个信息惊住了,一时忘了反抗,等被陌生男人亲上以后,条件反射性的猛的推了陌生男人一把,推劲还没完整使出来,腹部的痛就让她弯下了腰,陌生男人把枪顶在她的下巴上把她顶得只能用脚尖着地,然后坏笑的小声对她说:「叫吧,明天警察就创造这里有个姦杀现场了,哦,对了,你好像还有个俏丽的女儿。」一句话命中了刘璐的脉门,少妇小嘴发抖着但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男人淫蕩的笑了,将枪插回腰间,抱着刘璐就是一个法式的湿吻。男人的手也没闲着,刘璐的胸罩瞬间被推了上去,一双小白兔猛的裸露在空气中,一双大手盖了上去,一片雪白两点嫣红被把揉捏着,把玩着。刘璐从男人的湿吻下好不容易挣扎出来,还没来得及吸口吻,就感到左边的乳房一凉,男人正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打转,突如而来的刺激险些让她叫出来,刘璐忙用手摀住嘴,眼里不禁流出悲哀的泪水。

  陌生男人俯下身子,用嘴含住了刘璐的乳头,贪婪地吸吮着,舌尖围着乳头转着圈,还时不时地叼含着乳头向上拉扯,把36D 的乳房带动着向上变成完善的椎体形状,另一只手将刘璐的上身洋装解开,将上身彻底解放出来。刘璐被在惊吓和刺激的双重作用下双脚不停的发抖,高跟鞋不停的击打地闆砖。男人不停的吸吮刘璐的乳头,同时把手伸向刘璐的套裙。「不,不,不要,求你了,不要,」刘璐快崩溃了。「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干你的,另外,这里不定什幺时候有人来,你持续叫吧」男人鬆开含着的乳头擡头对刘璐说。同时,他将刘璐的套裙拉到了腰间,刘璐紧紧的用双手拉着黑丝的腰部,一边摇头一边无声的抽泣着,说什幺也不撒手,男人急了,双手拉住裤袜的裆部,一把扯开,掩护刘璐阴部的只剩下那层薄薄的内裤,刘璐把双腿夹紧,屁股向下蹲,抵抗着男人的手。

  男人并不急,他重新拿出了枪,枪口对着刘璐的下身,然后轻鬆的离开了刘璐的双腿,「瞧,这很简略」,男人把手从内裤的边沿处,用尾指挑开内裤,把手伸到了里面,停留在阴部的地位,内裤顿时被手撑起一片。「美人儿,你都湿了」男人一边摸索着,一边对少妇小声说。「不是,这几天是排卵期,水就是多」刘璐有心反驳,可是却羞于说出口。

  男人用手指不停的在刘璐的阴蒂上划动着,在阴唇上拨动着,中指时不进划入阴道口,突然,他把手从刘璐下身拿出来,三根手指上分辨挂着亮晶晶的液体,手指一离开,还没看到拉开的粘丝。男人把手在刘璐的脸上抹着,坏坏的笑着,男人蹲了下来,刘璐忙把手捂着被解放的上身,收拾着衣服。这时,卫生间的门响了,两个声音传过来,「王老师,我妈妈怎幺还没回来」「快回来了吧,你爸爸和妈妈不是让咱们等一会儿吗?」是女儿和她老师,刘璐紧张的脸都白了,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她望着陌生男人,眼里流露出哀求的意味,男人笑了,拉起刘璐的裙子放到刘璐手里,同时将刘璐的右腿擡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紧张的女人任由男人摆布,一点不敢动作,外人如果打开这间隔间,就可以看到好像是刘璐自己拉着裙子把全部下身展现在对方面前。

  「我先回去了」老师的声音传来了,然后女卫生间的大门响了一下,接着隔壁隔间的门响了一下,传来小便的声音,「是女儿在小便」刘璐更紧张了。这时陌生男人不紧不慢的将刘璐的内裤拉到一边,少妇鲜嫩的阴唇水淋淋的裸露在外面,被翻开的阴唇已经因为刚才的玩弄而充血肿大发亮,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和一个晶莹的小肉芽,男人用手指在阴道里沾了点淫水,开端拨弄着那个突出的小肉芽,强烈的刺激让刘璐昂起了头,一支手向后摸索着,抓着墙壁上的扶手,另一只手,搂住了男人的脖子,被擡起的那只脚在男人的肩膀上不停的发抖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隔壁的人还没有走,刘璐紧咬的嘴唇保持着,可是仅仅一分锺不到,她就全身一紧,下身一热,一股晶莹的水柱从阴道里喷出,她高潮了,高潮后的刘璐满脸红晕,哀求的看着陌生男人。可陌生男人却坚决而又坚定的用手拨开两片大阴唇,将两根手指伸入了她的阴道。

  「神啊,女儿怎幺还不走啊」刘璐感到着手指在自己身材里慢慢的进进出出,一边发抖一边摇着头,却不敢有半点的反抗动作。终于隔壁传来沖水声,「终于走了」,刘璐感到刚才有一个世纪这幺长。

  「走了,是你女儿吧」陌生男人在刘璐耳边悄声说,然后突然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力度,中指的指肚不停的刺激着少妇的G 点,手指和阴部淫水击打发出呱呱的声音。「啊——啊——」突然加强的刺激让刘璐瞪大了双眼,失声叫了出来,被擡起的那只脚的脚趾都高兴的弯曲着,胸前的一对乳房激烈的抖动着,她连忙鬆开提着套裙的手,摀住了自己的嘴,搂着男人脖子的那只手的手指紧紧的扣着男人的肩膀。

  放下的裙子挡住了男人的视线,男人重新把它提到刘璐的腰间,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少妇的下身抽插着,红嫩的阴唇被蹂躏成各种形状,再擡头看着少妇的擡着头脸上布满红晕在保持,小嘴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手,露出一排贝齿,不停的喘着粗气,他格外得意:「必定要把这个女人捏到手心里」他暗暗的想,同时手指不停的加速。

  刘璐靠一支脚已经站不住了,下身传来的甜蜜感到和大脑里传来的委屈、惊吓已经击倒了她,她只能靠在陌生男人的身上,把全身的力量用来遏制嗓子里发出声音,她感到如果叫出声来会让猥亵她的陌生男人更有成功感。一波一波的快感冲击着刘璐的防线,终于,刘璐再次像刚才一样达到了高潮,她像一条上岸的鱼一样挺着腰部,弯曲的脚趾全部都张开来,又急速蜷起,捂着嘴的手也垂了下来。陌生男人感到了她的变更,但仍没有结束手指的动作,「呱呱」声仍不绝于耳,一次,两次,三次,淫水不断的喷出,更加润滑了阴道,王璐在短时间内持续三次被陌生男人的手指送上高潮的顶峰,最后一次的高潮甚至让刘璐有大脑短暂结束工作的感到,一股股的尿水不受把持的喷发出来,她失禁了。

  陌生男人抽出了插入刘璐阴道的手指,甩了甩,又塞进刘璐嘴里,这里的刘璐正沈浸在绝顶高潮的余味里,眼神都无法聚焦,任凭男人猥亵。

  陌生男人放下刘璐被擡起的腿,无力支撑的刘璐一屁股坐在坐便器的顶盖上,喘息着。陌生男人开端在自己随着带的小包里翻找着什幺,恢复过来的刘璐抱着男人的腿小声抽泣着:「你已经满足了,放过我吧,你说过不强姦我的。」男人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个宏大的黑色跳蛋,他没有答理刘璐,而是把刘璐身材向后推,露出红肿充血的阴唇,然后拨开阴唇,将宏大黑色跳蛋慢慢塞入少妇的阴道。「不,不」刘璐拚命用手挡着,可是刚刚激烈高潮后的她无力可使,也敌不过男人的力量,眼见黑色的跳蛋没入自己的阴道。男人拿出遥控器,按了几下键,跳蛋顿时不安的振动了起来,「哦——」刘璐感到到下体的充实感和刺激,看到露出体外的那一小截无敌吸收线,刘璐欲哭无泪,陌生男人则笑了。

  陌生男人侧耳听了听,女卫外没有声音,他顺手在刘璐的乳头上捏了一把,然后打开了隔间门走了出来,「说了不会在这里干你,我杀了这幺多人,说话能不算话」男人一边恫吓着刘璐,一边说接了一大杯自来水走了过来:「自己把衣服收拾收拾出去吧,千万把那东西给我夹紧了,如果拿出来,你必定会懊悔。另外,把这杯水喝了。」*迫刘璐喝完水后,陌生男子消散了,就像他突然涌现了一样。刘璐感到刚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只有下体阴道内的跳蛋无情的告诉她这是现实。怕女儿担心,刘璐穿好衣服,打理了自己的头髮,充充补了妆,回到了自己的包房。明亮的包间让刘璐认为从地区回到了人间。

  促结帐与几位老师们告别,刘璐并没有礼貌的送到酒店门口,惹得女儿十分的不满意。刘璐没有解释,为了迴避陌生男人,她决定带着女儿从后门走。穿过后厅,刘璐象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看,然后快步拉着女儿逃离。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不要让妻子当刑警        私人门诊医生玩的女人       无防备堂姐走光记        拿妈妈宴客       高考前的减压宴会
回忆我经曆过的三位老女人        妈妈在家被杀人犯猛灌精液        和黑丝高跟D杯少妇车震        蕩妇香香
永远无法还清的赌债        

百站百胜: